装修攻略

代表天神荒芜第一百六十四章嗜血狂情

2020-09-17 16:16:26 来源: 贵阳家居网

天神荒芜 第一百六十四章 嗜血狂情

孙天祥望着那泛着橙芒的冰刃,侥幸万分。

还好我是月灵根,不在这五行相生相克的牵制中。

也许今日,老夫还能逃过一劫。

他立刻收回手中的攻击,往通道逃遁。

易山寒见之,大骂道:“孙天祥,你个老匹夫。现在只有你不被五行牵制,方可灭杀韩冰!你居然逃?”

孙天祥老奸巨猾,道:“老夫不想参与你们之间的纠葛。你们要送死,老夫也不阻拦。不过老夫不会傻到要把自己的命搭在这里。”

説完,他瞬移到通道的尽头。

易山寒的魂识感到万分无力,根本不能再维持护体灵光。

随之他全身痉挛起来,嘴角流出一丝污血。

“大家xiǎo心,女魔头的歌声,专门对付魂识。”

话落,他释放的沙土蛟龙便虚无溃散,消失无踪。

瞬即,陈宝宝的水浪攻击猛然间加强几分。

紧接着,空中的残破幽光悄无声息的开始吞噬绿色的灵气之水,渐渐膨胀,粘连,往原本的形态进化。

这,就是五行相生相克的循环:木克土,土克水中国神话战争游《封神榜3》以古典文学瑰宝《封神演义》为创作蓝本,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

而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

当易山寒的土属性灵气攻击被绯月击破,瞬即,陈宝宝的水属性灵气攻击便成为了幽光的美食。

水灵气攻击渐渐虚无,火属性攻击立刻旺盛,这让被绯月魔咒抵消的金属性攻击不得不减弱几分。

……

不管怎样,在这个循环之中,最大赢家是韩冰释放出的冰冷幽光。

尽管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

可面对绯月那专门攻击魂识的魔咒,他们几堂主的魂识根本无法破体而出,成为助力。

反而像幽禁在体内的傀儡,看不到自由的曙光。

残破幽光吞噬了整个空间所有的灵气之水,恢复成幽光海洋,出现在众人脚下。

幽光海面在韩冰的紫色灵光牵引下,攀爬上他的身体,将他完全包裹起来。

当冰冷幽光完成了这革命性的演化,丹田中的那团精芒,惆怅模样一扫而光,一跃而下,进入浅浅的气海,安心沉睡。

“啊!”

寒龙突然惊叫一声,抱着头,滚进了幽光海洋。

陈宝宝惊呼:“怎么回事?”

寒龙拼命挣扎,来不及回答,就被幽光海面吞噬,沉入深渊。

绿色的云层立马消散不见,千军万马的声响戛然而止,唯有绯月的魔咒声,回荡缭绕。

“啊啊啊……”

幽光突然缠上易山寒全身,并如薄膜般越缩越xiǎo,越勒越紧,死死的将他桎梏其中。

他面目全非,扭曲身体,如同砧板上的xiǎo鱼,被幽光轻松拖入腹中。

幽光海洋不断膨胀,翻滚,波浪荡漾。

它酣畅淋漓的吮吸着这两位灵玄境高人的和魂识,肆意狂啸。

“呼呼呼……”

陈宝宝恐惧的望着身泛紫芒的韩冰,乞求道:“韩冰,放过我,以后水灵堂所有人都以你马首是瞻。”

韩冰看着她那张妖媚众生的脸庞上,眸子深渊藏着阴毒和狠辣,心道:此女,不可留。

説时迟那时快,冰刃“咻”的一声划过陈宝宝身前,要不是因那寒光闪现,根本不易发现它从此处经过。

瞬即,陈宝宝白皙的勃颈处,喷出了一道扇形的血雾。

“嘶嘶嘶……”

冰刃中的绯月再也按耐不住兴奋,伸出了千万条细xiǎo的透明吸管,将空中的血雾全部吸得干干净净,毫不浪费。

芙蓉花狰狞的枝叶立刻焉了下来,慢慢枯萎。

吴森玩味的看着韩冰,冷道:“韩冰,现在就只剩下我吴森一人。虽然説木生火,可是我绝不是女魔头的对手。要杀要剐,麻溜的快diǎn决定!”

韩冰站在死亡祭台中央,身边千千万万的花灯并没有因幽光海面的重生而毁灭。反而是荡漾在幽光之上,远看就像悬浮空中一般,怪是诧异。

他看到吴森体内雄浑的九条绿色经脉,心道:她如果能为我韩冰所用,那么魔煞xiǎo队就会多一助力,甚至多一条生财之道。

可是,她吴森绝不是愿意臣服在别人脚下的女人!

……

韩冰还没回过神,就看到方才在空中张牙舞爪的透明吸管,直接没入了吴森的铠甲中。

“咦!”

冰刃中的绯月轻唤一声,第一批到达吴森火焰铠甲的吸管居然被烧成灰烬。

她饥肠辘辘,那嗜血的被无限扩大,哪里还管得了什么优雅不优雅,披头散发的就冲出冰刃。

白色纱裙翻飞,黑色长发狂舞,而绯月的那双红色瞳孔毫无生气。

她,已经迷失在嗜血的兴奋中。

此时,绯月唯独能看到的是吴森体内涌动的红色液体,唯一能听到的是吴森脉搏跳动的声音。

那,就像是美丽的红色图腾,奏响了迷人的乐章。

绯月吞了吞口水,狂性大发,扇动衣袖。

立马,一道橙色弧光涌向了幽光海面。

“呼!”

吴森身体上的火焰铠甲立刻熄灭,冒着浓小菲和她找到的小姐制定了详细的分工和分红方法。小菲负责接待上门的顾客浓青烟。

她恐惧的看着绯月,不断瞬移来躲避绯月的千万吸管。

当那橙色弧光扇来,韩冰也被牵连着飞向了铜墙铁壁的角落,跌了个大跟头。

要不是他本就置身在幽光圆球中,也许此时,他也被幽光海洋吞噬。

还好,他身上的幽光圆球,就像海中的泡沫,带着他随波逐流,观看着吸血恶魔的嗜血狂情。

“啊!”

吴森看着猛然间扑向自己的绯月,不禁叫出了声。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如此的害怕,尽管绯月手中的千万吸管并没有袭向自己。

而仅仅是那发丝飞舞的绝色美人勾起的邪魅一笑,也让她感到惊悚万分。

绯月收回手指上的千万吸管,来到了吴森的身边。

她那纤长的手指,慢慢游走在吴森漂亮的锁骨上。

她那双红色眸子如同两块宝石,完全无神。

转而,她口吐兰芝的哈了口气,就让吴森迷醉沉溺。

……

吴森因害怕和沉醉,完全忘记了调动灵气,释放武技保护自己。

她克制住自己心中的向往,瑟瑟发抖,步步后退,靠在了铜墙铁壁处,无路可逃。

“啊啊啊……”

吴森如同疯子,抱着自己的脑袋,疯狂的叫了起来。

而绯月那绝色的脸庞邪魅笑着,笑得如同地狱中的彼岸花,带来了死亡的诱惑。

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仿佛看着一道人间美味。

吴森求饶道:“你要吃就快diǎn吃,我不要因害怕而恐惧,我不要因诱惑而向往!”

韩冰望着语无伦次的吴森,心道:击败敌人,原来也不需要真刀实枪。绯月当真是高手,不一般的高手!

绯月完全忽略吴森的感觉,捧着她的脸,眨了眨红眼睛,瘪了瘪嘴。

“长相一般,庸脂俗粉。”

“还好,血是干净的。”

“洁身自好也许正是因为这太过一般的长相!”

……

她喃喃自语,不在乎吴森尴尬的神情。

“咔嚓!”

绯月快速的将头埋在了吴森的脖颈处,闭上眸子,脸露满足……

“额!”

吴森轻吟,感到自己的血液被不断吸允,那份血液流失的快感,让她忘记了自己正走向死神的怀抱。

……



儿童健脾胃的药有哪些
肝纤维化要做哪些检查
百色有专业白癜风医院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