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资讯

妖怪事务员章大方营养

2021-01-15 03:22:02 来源: 贵阳家居网

妖怪事务员 1486章 大方

那身影慢慢的转过头,却是一张鼠脸身上还有些流血。她赶紧叫来同事帮忙。,只是这张鼠脸上那可数的几根卷曲的鼠须已经变得雪白。

那身影看着一旁颤抖的蛤蟆,生气的道:“没用的东西!今天就不责罚你了,看你怕成这样,就不指望你介绍我了,快滚下去!”

蛤蟆抖抖索索的一边答道:“谢……谢……主……主……人”一边真的就抱成一团滚出门去。

那鼠脸身影一变脸看着詹大勇道:“我就是鄙处主人无春翁,两位光临鄙处,蓬荜生辉!请上座。”

义云和詹大勇就在那餐桌前坐下,见这么多好吃的,义云不禁流了一嘴的口水。

无春翁坐下后,急不可耐的掏出一颗珠子,问道:“这颗火鱼的眼珠可是你从瀛洲带出来的?”

詹大勇点点头,答道:“就是啊,我到炎海做功课,看着好看就留了几颗。”

无春翁又道:“你是瀛洲那个学院的方士啊?”

詹大勇也咽了一口口水,道:“五行书院。这些东西我们可以吃吗?”

无春翁一晃神,有些舍不得,想了好久一咬牙道:“可以吃。”

詹大勇一把揪过一条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腊肠,也不管烫,啃了起来。义云也不甘示弱,左手抓了个芒果往嘴里塞,右手还伸去抓了一串葡萄。无春翁一阵肉疼,嘴里道:“慢慢吃啊,慢慢吃啊。”

二人吃了一会,都吃得肚子滚圆后,才注意到已经快晕倒的无春翁。

无春翁用带点哭腔的声音道:“吃好了吧?”

詹大勇意犹未尽的道:“休息一下还能吃些。”

只听“吧嗒”的一声,无春翁摔到了地上。

乘着无春翁晕倒,二人都狂吃了一顿。好半天,无春翁醒来,却是看也不敢看那餐桌,嘴里道:“那依你的话,你的手里还有几颗火鱼眼珠,对吧?”

詹大勇揉揉肚子道:“嗯。”

无春翁一把抓住詹大勇道:“你把那些火鱼眼珠送我。行不行?”停了一停,又道:“你看你们吃了我这么多东西??????”

詹大勇想了想,摆摆手道:“火鱼眼珠可以送你,但是你既然知道瀛洲和火鱼的眼珠。你肯定知道八马云车的驿亭,你得告诉我最近的八马云车驿亭在哪?”詹大勇说完将右手上的布条取了下来,那只手从手掌到手肘已经全部变成木头。

无春翁看着詹大勇的木手道:“你学的是敷和术吧?”

詹大勇一脸苦恼的道:“嗯,我再不回瀛洲,估计就要变木头人了。”

无春翁思索一下道:“你这小方士的胆子还是真大。像你这样跑出来在这个世界变成石头人啊木头人啊的算是幸运的了,我还见过一些小方士变成一滩水、一旺火就这么消失在这人世间,连后来那些学院先生来寻也毫无办法。至于八马云车的驿亭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但是达到了飞机头等舱的标准。你必须把你身上带来的符全部送给我。而且我要和你说明,在这里买八马云车的车票可不像瀛洲那么容易。”

詹大勇道:“不容易?”

无春翁伸出爪子捋了捋嘴上的白须子道贼兮兮的一笑道:“当然了,要是你的香火晶足够多,也是很容易的。”

詹大勇从那个精致的香包里掏出一块拇指大小的淡紫色东西,道:“我积攒了三年的零花就只有这一块了,你看够不够?”

无春翁看了看,冷笑道:“你这块香火晶我看最多也就八钱。要是是块乳白色的那就够了,这淡紫色么,估计再有那么二十块才够。”

詹大勇睁大眼睛,半天才道:“不会吧!我过来的时候,才用半钱啊!”

无春翁冷冷一笑,伸相关:手到詹大勇面前道:“把火鱼眼珠给我,我马上告诉你八马云车的驿亭在哪。”

詹大勇无奈的掏出十几颗火鱼眼珠递给无春翁,无春翁接过眼珠,对着光一颗一颗检查完后,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人苦恼的时候。总是喜欢选择食物作为发泄对象,詹大勇觉得自己肯定是回不了瀛洲,一想到要变成一个木头人,心下烦闷之余。伸手想抓一颗桌上的葡萄吃。

“干什么!还没吃够啊!阿三!送客!”无春翁一声怒喝。

蛤蟆阿三有些战栗的几步跳了过来,将詹大勇和义云从座位上拉了下来。

詹大勇挣扎了一下道:“你还没告诉我八马云车的驿亭在哪啊?”

义云也看着笼里的小马当道:“你放了小马当!”

无春翁心疼的看着桌面,口里道:“吃了那么多!吃了那么多!”停了一停,道:“最近的八马云车的驿亭在干沟的三岔口。嘿嘿,再给你透露一点,要想上这个驿亭的八马云车。只能去计腰山炉府蓝瞳猫那买票。蓝瞳猫可就不像我这么大方了!”

无春翁又看看义云道:“至于笼子里这小孩嘛,我也没什么用,等下让阿三把他的记忆割了就送回去,留在这还白吃白住我的。可恨!要不是我大方,早就杀了他了。我什么都好,就是大方这一点我自己都受不了!阿三,你说是不是?只要他看好就好”

蛤蟆阿三忙回答:“主人就是太大方,主人就是太大方。”

詹大勇从腰间掏出一个巴掌大的木匣子,里面是一叠各种颜色的符,詹大勇很舍不得的将木匣子递给了无春翁,无春翁一把接了过去,又拔下一根白胡须扔到地上,那根白胡须在地上转了一转变成一条白色的狗围着詹大勇不停的转圈,片刻那小狗好似闻完了,一回头冲无春翁叫了叫,无春翁这才高兴的道:“你还算是挺诚信的,将符全部给我了,要是你私留一张,我可是要将你的记忆割去的。”那小狗在地上蹦来蹦去,又要去嗅义云。无春翁伸手一招的道:“回来吧,不要浪费时间,这小子不是瀛洲的。”那小狗一下扑向无春翁,一晃就不见,无春翁的嘴巴上又增加一根颤巍巍的白胡须。

无春翁摆了摆手,阿三忙将义云和詹大勇引离石屋。(未完待续。)

张掖有专业白癜风医院吗
合肥卵巢炎治疗多少钱
成都神康癫痫病医院乘车路线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