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饰家

女鬼修真记第九十九章佛悟营养

2021-01-15 03:20:39 来源: 贵阳家居网

女鬼修真记 第九十九章、佛悟

先是一团雪一样白的灵光崩爆了,巨大灵气波四散冲开。周遭的殿阁屋舍在倾刻碎成粉畿,树木花草亦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

一颗金色的光点在万里呈天盘上消失了!

那是一位佛修吗?

他为什么要自曝?

灵爆消弱时,苏荃便向中央冲了过去,她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就在她刚刚往那边飞了不到半里地里,却是突然被桓澈抓住,一个猛子扎进了附近的一只小塘。

他们的速度绝对已经是极快,可就在脚尖刚刚入水的时候,便感觉到了一股比刚才要大上五倍的灵爆!

这次不再是地面上的一切被毁了。整个大陆都颤动起来。这个小塘内原本养的鱼全部翻了肚皮,水花扑楞楞的上下乱窜。二人紧紧地潜在池底最深处。借着水势,他们藏住了自己的身体。可是天空中那如同金光临世般光芒,却哪怕隔着水光,也终于冲了进来。

可是这次的光,不再是之前灵爆时的那种满是杀戾之气的灵光!

那是一种虽然带着倾毁之意,却是焚尽万物意图重生的佛光!

苏荃呆在塘底,她看不到更多的地方。她只能看到塘里发生的一切。

塘里的鱼,已经死了没错。这里的花,也被摧枯拉朽般的灵气毁灭了也不假。可是,就在那样金色的光芒冲进塘内后……苏荃却发现……她不确定是不是她的眼睛出了问题。可是她真的看到那些死去的鱼也好,水面上折败下来的花也好,从它们身上抽出了一股淡淡的白光。那股白光从鱼身上出来,从花身上出来,然后在空中打了一个旋后,便带着一股清清香香的味道,冲进了水中,掠过她的眼前,直直地冲进地府深处去了。

那是什么?

是鱼魂?还是花魄?

苏荃身体颤抖着,一个念头突然涌入脑海,让她在水里再也忍耐不住,噌的一下冲了出来。

金色的光芒还在四周弥漫,无数的生灵之上陆陆续续的抽出了淡淡的白光。那些白光如同她之前看到的一样,在空中打了一个旋后,便带着清清香香的味道冲进了地面。

那是真的清香!她的鼻间清清楚楚地闻到了。

那是真的白光!她的眼睛扎扎实实地看到了。

而这所有的几乎在她看来算是神迹的主使者,居然也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五位佛修!

他们不管生前在哪里,可现在,他们的身影却如同佛光一般,放大了无数倍后,映照在整片天地之上。耀眼的金色光芒从五个人的虚影反而能够反超一头。身上发散出来,慈和的宽悲的光芒照在人的身上便是一股彻骨的温暖力量。

这种力量没有让任何一个死去的人再生,可是却让他们的灵魂……得到了净化一般的力量,脱离躯壳的束缚,进入轮回的轨道。而那散发着清香的白光……

“是去除孽债的灵魂!”

冥蝶的声音?

苏荃低头,便见装冥蝶的袋口竟然不知在何时打开了。一个清艳的少女仰着脸,看着她:“主人,我不能从这里出去。因为我不想回到地府。可是这些魂魄得回去。它们如果不回去的话,就会被应龙吞噬殆尽,成为它复苏的力量。而且一旦被应龙吞噬,就等于魂飞魄散,再也没有重生的机会了。所以,这些佛光虽没有让他们复生,却是给了他们重生的机会。”

原来竟是如此!

“可是,他们五位前辈陨落了。”

她的呈天盘上,原本有九个光点,如今已然前后有六枚金光消失了。剩下的三枚,她必须问个清楚。

――――

苏荃将追天御风梭催到了极致,可即使这样,她还是花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才到了事故的中心点。

一所佛院!

广场之上,死伤无数。数以百计的年轻佛修连躯体都未曾保住,他们力战而死。而在他们身边滚倒着的是一条条足在碗口粗细大小的黑蛇。这些黑蛇的嘴里有的还吞噬着佛修弟子的四肢或是头颅,连吞都未曾真正吞下时……死掉了。

它们的身体仍是漆黑的,可那些佛修的身体却已经变成了原先的颜色。清香的灵光也在这附近升起。而挽救了这一切的六位佛修,是正殿之前,排然而坐的六位佛尊。

元婴期的修为!单论境界的话,这其中还有两位佛修是刚刚跨入元婴界大门的新生修士。可是,他们的力量,却从开始到现在,仍在持续,甚至一直在持续。

那股金色的光芒已经坚持了半个多时辰的时间了。可是它们一点也没有散去的迹象!那温暖强大的力量持续着散发着光芒,拯救着它们所有能拯救的对象。

而在那六位佛尊面前,跪着的是一位看上去二十六七的年轻男子。

他的头是秃着的,上面香疤戒点仍在。

可他身上穿着的衣衫却是俗家的公子袍服。

他怔怔地跪在地上,怔怔地看着阶上六位佛尊已然陨落的身躯。他的表情似悲似喜,眼角分明有泪,可眼意却含着敬畏崇敬的笑意。

在他身后,一男一女两名道修。

男人,苏荃认识。灵宝!

女人,她大概也猜得到!王凝晖!

“是谁?”灵宝第一个感觉到了有人在靠近,回头冷冽的目光在对上来人的模样后,却是怔住了:“是你?你怎么来了?”

“是师兄让我来的。接祖母回家!”苏荃对这位师父的感觉其实也就那样,说不上讨厌,谈不上真正的尊敬,却也不象极天门的许多人那样,惹人生厌。而她此行的目的,其实也远不是他。直接走到那个看上去年轻秀气甚至比她还多了几分娇憨之气的女子面前,郑重一礼:“师兄派我来接您回去!”

王凝晖不认得眼前的这个绝美女修,但天底下能这么和陆家嘴则为37℃。目前她说话的也只有那么一个人。

“赵问瑾?”

“是我。”

“净尘叫你来的?”

“不!师兄没那么说。他说他没有权力去约束您的行为。您想和谁在一起都没有关系。您开心就好。”

“那你还说是他让你来的?”王凝晖的脸上已经凝出了杀气。

可苏荃却笑了:“师兄的原话是:总好过,我只是一个人。祖母,他没要求您怎样?他只是想让您在这样的时候回到他身边去。让他来照顾您。而这边的情形你也看到了。西陵已经毁了,东莱也快。整个外海崩塌不过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不管是为了谁,回去。回天元去!您要是不喜欢呆在极天门,我可以让您呆在玄天宗。不喜欢呆在玄天宗也没关系,整个玄天大陆您都可以呆着。只要您呆在那里,呆在师兄认为安全的地方。别说您和别人成个婚,生十个八个叔叔出来,他都只会觉得欢喜。因为在师兄眼里,没有什么比您活着更重要了!他已经没有了父母,难不成您还要让他连祖母也没有了吗?”

她的净就上述数据可以大致判断尘……

王凝晖身上的杀气不见了,可是:“他不走,我也不走!”

这个他,自然不可能是灵宝!那就是这个年轻的和尚了?

苏荃不想费任何唾沫星子,这个人长着和尚的脑袋却穿着凡人的衣衫,想来一定有一肚子的陈芝麻烂谷子。若是太平时月,她会买上二斤瓜子好好听听这番大戏。可现在,她没那个美国时间和他们玩爱恨情仇。三角大戏这种东西说穿了,是和平年代的休闲小吃,没事吃吃调剂身心,有事玩玩那是个人情调。可现在……天地即将崩坏,整个世界都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崩塌。可偏偏她这边根本没找到解决的办法,甚至连原因起启都没有搞清楚。在这种时候,谁会爱看这种无聊的戏码子?他们想唱戏,没关系,回到中元随他们唱。可在这之前,都得给她乖乖闭嘴!王凝晖她没办法,看在净尘的份上不忍也得忍。可其它人就省了吧!

咣的一颗匿灵球便是砸了过去。

原没想到会一攻得中的,却没成想,这和尚竟是个呆子。让她一下子就吸进匿灵球里去了!

可:“主那时媒体想要采访他都非常困难。人,您的这个球关不住佛修的。”冥蝶的提醒很重要!虽然她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匿灵球会关不住佛修。但事情先住了再说。

关不住是不是?那……她手掌一摊,一团火影喷涌而出,灌进了另外一颗稍大些的绯颜矿炼成的钢球之内,然后将这枚匿灵球塞进了其中。

“这样可还关得住?”

冥蝶吓得一哆嗦,岂只是关得住,简直是烤成烤鸭都行了!

那边的王凝晖也让吓到了:“你在干什么?”

“让你乖乖回中元!”苏荃的想法很简单:“我没那个废话时间与你周旋。我的火影术你是听过的。你若乖乖和我回去,见到净尘师兄,把你交给他,我的差事就算了了。之后,我自然会替它解了火影毒。若你中间想出什么岔子的话……”她没再往下说,却扬了扬手中的钢球。

王凝晖便再也没有不明白的了!贝齿紧咬:“行!我们这就走。”(未完待续。)

长春治疗男性功能障碍医院
TX品牌
贺州哪家医院白癜风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