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饰家

天边射星五十四章不接不爱营养

2021-01-15 03:21:48 来源: 贵阳家居网

天边射星 五十四章 不接,不爱

被摔出去的时候,托马斯还处于茫然的状态。

不管身高体重各方面的身体素质和战斗技艺都占优势,但他就是被诗人恰到好处的一招顶得膝盖一麻,踉踉跄跄差点摔倒在侏儒身上。

“尤厄尔,你这是什么意思?”是美国为了控制与军事有关的货物和服务进出口而制定的一套法规体系。由美国国务院 国防武器贸易局负责执行这一条例。其主要目的是严格规制与军事有关的技术和产品的进出口捏住了疫焰匕首的托马斯强行忍住自己丢出飞刀的冲动,开口问道。

“因为库尔她,她在哭啊!你这个混账!”诗人满脸打抱不平的神色。

“库尔伽尔哭,你找我做什么?”托马斯很明显不想牵扯进他们可怕的交易中。

将刚刚的踉跄归咎于自己的疏忽,他对冲过来的尤厄尔还是不想动刀子,怎料诗人的手指恰好抓住他曲池穴。托马斯手臂一麻,被诗人拧住,一折一拉。

若是武僧或者战士会点穴就罢了,但诗人也会,这就让他觉得奇怪了。

他左手抓住诗人擒拿他的右手,向里一带,竟是用左手便胜过了尤厄尔的全身力气。右手接着就要反过来按住诗人。

但即使被托马斯反制,诗人却依然哼着小调,左手一翻,露出两颗骰子。

托马斯放弃了一般擒拿的手法,出手如电,“啪”的将骰子打掉。

尤厄尔:“……”

将他两手反扣,托马斯以一只手按住,举拳就想砸下去:“你以为我是瞎了不成,看不出你在使用诗人奥术吗?”

诗人的奥术虽然没有法师全面和强大,但是也有许多妙用无穷的奇妙招式,游侠也是差不多。

他听见库尔伽尔带点喜悦和娇嗔喊道:“哎呀,你们两个不要打架啦。嗯~~真是的!”

“好!”托马斯口中应道,拳头依然对着诗人的脸夯了过去。

连诗人的俊脸拉低到不死生物的平均水准,他才在矮人和侏儒的假意相劝下放开尤厄尔。

库尔伽尔心疼地抚摸着诗人的脸,对着矮人愤怒地瞪了过去:“我艹,这家伙的朋友一个比一个焉坏。”

诗人痛苦地咳嗽着,捂着被矮人趁乱痛殴的胸口和腹部,然后他吐出一口淤血晕了过去。

“他刚刚引动创生真言,身体已经撑不住了,你居然还这样揍他!”库尔伽尔对着矮人愤怒地叫喊着。至于托马斯和诗人谁胜谁负并不重要,重点是两名雄性争斗的行为让她感到被重视的喜悦。

斯洛林保持着一如既往古井不波的神情,他对于自己的力量和盔甲铁手套的质量很有信心,托马斯两拳都未必有他一拳狠。

“这让我想起族人中著名的杯苔,”尽管有些发音不准,侏儒已经学会了某些托马斯的词汇:“一位伟大的大头菜和军火商人,在他无照经营的贸易生活中,发生了一起臭名昭著的七十二长臂猿暴动事件。在那次事件中影贼维拉格不幸身亡,而我们这位可爱的发明家和商人全国度的亲戚都作证说他案发时在他们家里……”

如同猫把其他生物视为下等生物一样,侏儒也把不能同时进行高速听讲的种族视为弱智。不过他们的宽宏大量允许别的种族打断侏儒的滔滔不绝,就好像允许用那简陋的昵称称呼他们一样。

百花也是面无表情,若不是托马斯在心灵链接里疯狂叫停,恐怕她已经将诗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

托马斯蛋疼地发现,自己居然可能算是这群人中最心慈手软的一个。

他忍不住想:“难道我判断错了,能使用创生真言的人不会是坏人。”

当尤厄尔在他床上醒转来的时候,库尔伽尔握着他的手,脸上带着泪痕睡着了。托马斯坐在他房间桌前,翻阅着库尔伽尔写给他的那些乐谱,不过除了名字外完全看不懂。

“铁血丹心、一生有意义、世间始终你好……笑红尘……迷途……好多经典武侠歌曲……”托马斯听到动静,回过头来:“看来你们关系很不错啊。”

“不,托马斯先生你误会了。”诗人正色道:“库尔伽尔是个好女孩,但是我救不了她,她现在的未婚夫也不行。只有你才可能拯救她……”

诗人一副言情小说或者电视剧中情敌败退,将女主托付给男主然后隐退或者扑街的样子。托马斯被“未婚夫”三字震慑,目瞪口呆,没有回答。

诗人继续说了下去:“她受过很多的伤,经历过很多的磨难。所以她非常孤单和寂寞,害怕一个人,渴望有人陪伴,就算不是黑夜和打雷也是。她是一个需要很多爱的人……”<推行教育改革。1916年任北京内求连合、外求成长大学校长/p>

抽出右手会惊动女法师,尤厄尔左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神情温柔得让托马斯想起自己和百花。

“我曾经错误地以为自己可以满足她,我错了……像我这样的男人实在无法停留在一个地方,而她需要的爱要足够温柔而热烈。她需要的关心和陪伴、体贴和安慰、呵护和喜欢,我都给不了。”

托马斯没有被人这样直白地表达过心情,尤其是男人,吓得冷汗直冒。

“她的外表倔强独立,但我们都知道她内心的柔软和伤痕……”托马斯闻言点点头。

“在这次见到你之前的她,是个男人都可以发生关系。那是因为她想要相互温暖来抚慰寂寞,所以……”

“所以我不接!”

被打断了话题的诗人惊愕地抬眼看他,托马斯又不好告诉诗人:“你的整个判断都是错误的,虽然库尔伽尔很坚强也很值得同情,但是身为直男……”

“不接,”托马斯以平和而坚定的语气说:“这个盘我不接!”

他想了想说道:“首先我有喜欢的人了,其次我不想和你们一样成为过去的、可有可无的男人!”

“呃……我的意思是,因为需要爱,才不能随随便便地爱一个人。‘相互爱慕’和‘排解寂寞’是不同的事情……我不是生下来就愤世嫉俗的人,我渴望陪伴,我也爱过,但是我不想刻意地假装自己爱上谁。能够随随便便的,就不再是真的爱!”

“你和库尔伽尔浪迹花丛或许都是因为对‘爱’的渴望。但是我和你们的原因也因而产业转移应引起足够重视。东莞出现了部分企业向外迁移的现象  【产业背景】  2007年东莞GDP突破3000亿元许是相同的,我选择不爱正是因为渴望着真正的‘爱’!”

这一瞬间,托马斯脸上虔诚的光芒像是已经将诗人彻底压倒。

诗人明白了,如果说自己和库尔伽尔是坦诚面对欲望的人,那么这个游侠就是战胜了自己欲望的人。为自己而活和为自己信仰而活,被唾弃咒骂和被嘲笑孤僻冷漠……他和游侠正是截然相反的两人,只不过都放弃了别人眼中的看法。甚至那游侠放弃的更多,多到让他有些嫉妒游侠的洒脱。

“不爱’是因为‘爱’需要对它相信、期盼和尊重。”

一旁静静听着的百花竖起尾巴,在托马斯身上蹭了蹭。得到猫的嘉许,对他来说就是至高无上的赞美。

“慢着!”眼看托马斯就要转身离去,诗人顾不得会惊醒库尔伽尔:“我要和你赌赛,如果你输了的话就……”

正愁话说太硬,没办法道歉的托马斯大喜,他板着脸说:“好,我赢了你就不再谈这事,而且免费为我鉴定。你赢了的话,我就送你一首曲子。”

诗人注意到游侠在狂打颜色,看了看装睡的库尔,他点头道:“好,不过我要和你比乐器。”

“哼!”托马斯冷笑道:“比乐器,我单指琴魔托马斯、灵魂唢呐墨萨德又怕过谁来哉?就算红军二胡帝重生、诸葛丞相再世,也未必能胜过我。”

库尔伽尔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那可未必,还有立华奏呢!”

吉首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邯郸看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广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